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爱我北京网 > 育儿 >

为人父母的感受:父亲、母亲的育儿时间与主观幸福感

发布时间:2021-03-22 10:1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近来在媒体的报道下,“鸡娃”一词迅速走红。“鸡娃”指在教育竞争愈加激烈的时代背景下,越来越多父母付出高昂的金钱与时间成本,用打鸡血的方式养娃。“鸡娃必先自鸡”是对父母们的一句调侃,为了鸡娃,这届父母付出的努力并不比孩子少。随着整个社会对父母的时间、情感、精力和金钱等的投入要求越来越高,育儿压力也随之增加,这也让许多年轻人开始“恐婚恐育”。因此,在上一篇我们讨论了原生家庭对儿童的长期影响的推送之后,我们再来谈谈父母的感受。为人父母让人感到幸福吗?父母双方的感受一样吗?如果不一样,谁体验更差?为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向大家分享于2016年发表在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杂志上的How Parents Fare: Mothers’ and Fathers’ Subjective Well-Being in Time with Children一文。论文的三位作者,康奈尔大学教授Kelly Musick,明尼苏达大学教授Ann Meier和该校人口研究中心研究员Sarah Flood利用2010年、2012年和2013年美国时间利用调查(American Time Use Survey , ATUS)的数据,评估了父母在与孩子相处过程中的主观幸福感,并探讨了育儿时间的性别差异如何潜在地影响了父亲和母亲的育儿体验,尝试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回答。
研究背景
为人父母通常能够让人感到生活充满意义、被他人所认同和与社会紧密联系。研究发现,和没有子女的同龄人相比,成为父母的人会有更高的幸福感。但是,“父母”的身份也意味着物质和精神的大量投入,这可能会导致个人的经济压力、婚姻矛盾和难以平衡的工作-家庭冲突,带来更多的低落、焦虑、压力和愤怒等负面情绪,反而可能会降低个人的幸福感。因此,生儿育女是一把双刃剑。
已有研究表明,育儿是一项具有性别内涵的活动。母亲在养育子女时的幸福感通常比父亲低。这是因为育儿对于母亲和父亲来说具有不同的含义。首先,社会规范使女性面临着相互冲突的性别意识形态。对女性来说,好母亲和好员工的社会角色相互冲突,会使她们的幸福感降低。而对男性而言,“家庭的顶梁柱”这一角色通常让父亲们免受具体的育儿活动的压力,并为他们享受亲子时光留下更多空间。其次,男性和女性与子女相处的时间也存在性别差异。母亲的育儿时间远超过父亲的育儿时间,而她们与孩子一起玩耍的时间却比父亲少。此外,父母的睡眠和休闲时间也存在差异。母亲更容易因为肩负育儿责任而面临睡眠和休闲中断的困扰。
近年来,越来越多生完小孩的美国母亲进入或重新回到了劳动力市场,增加了自己的劳动时间,这使得双薪家庭成为了十分普遍的现象,但与之相伴随的是,美国社会对于父母角色的规范与期待变得更加严苛,对父母育儿时间的要求有增无减。时间密集型、以孩子为中心的育儿方式正成为新的社会规范。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难免会发问:为人父母真的幸福吗?
但谈到父母的幸福感,我们到底在谈些什么呢?过去的绝大多数相关研究都使用了常见的“主观幸福感”作为代理变量。但正如该变量在社会调查中的一般提问方式“总体而言,你觉得你的生活有多幸福”所体现的,主观幸福感代表的是个人对自己生活各个方面的总体感受,因而不可避免地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不能很好地反映生儿育女这件具体的事情的感受。因此,有必要引入新的方法,测量父母在从事具体育儿活动时的感受。本文使用了Day Reconstruction Method(日重现法),充分考虑到了父母在具体的育儿活动时间段中的体验,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个人在评价自己的幸福感时受所处环境和比较所选择的参照标准的影响,因此相较于以往的研究,本文是一篇第一次使用有代表性的样本探讨父母在育儿活动中的体验的经典之作。
基于对已有研究成果与不足的梳理,作者提出了本篇论文的研究假设:
假设1:父母在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体验到的正向情绪和意义感比不与孩子相处时更多,但同时也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和更高的疲惫感。
假设2:母亲在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体验到的正向情绪比父亲少,压力却更大,疲惫感更强,但同时也觉得更有意义。
假设3:父母参与的育儿活动类别、独自育儿、睡眠和休闲上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育儿中正向情绪、压力和疲惫的性别差异。
假设4:父母双方在对与孩子相处时间的意义的不同感知反映了社会对父母角色的不同期望,而不是完全出于母亲和父亲与子女相处时间的差异。
数据及样本:本文的数据来源于2010年、2012年和2013年美国时间使用调查(ATUS)的截面数据样本。ATUS是一项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时间日志研究,研究样本是参加了人口现状调查(CPS)的家庭中随机抽取的15岁以上的成员。ATUS的受访者报告了他们从指定日期的凌晨4:00到第二天的凌晨4:00的24小时内的活动,已经活动类型、地点、时间和对象。
与以往的“主观幸福感”研究所不同的是,ATUS幸福感模块的数据收集采用了Day Reconstruction Method(日重现法),从受访者自我报告的所有活动中随机选出3个,要求受访者就这三个活动写一篇日记,将这些活动再现出来,并报告他/她在活动中的感受。三次调查中的幸福感模块一共涵盖了34,565个样本量,共计102,633个日常活动。最后,本文将样本限制在家庭中有18岁以下孩子的样本,包含了12163名父母和36,036项活动。
因变量:主观幸福感,包含高兴、悲伤、压力、疲惫和意义五个维度。
自变量:包括是否有育儿活动(育儿活动被定义为与未满18岁的子女一起活动,该定义涵盖的活动范围和子女年龄比以往研究中经常使用的儿童照料更广)、育儿时间的具体特征(包括活动类型、是否独自育儿、睡眠和休闲)。其中活动类型又包括有偿工作、无偿工作、休闲和照料工作。
研究方法:由于数据本身的多层性质,本文使用了随机截距模型。
数据分析结果
经过分析,作者分别向我们呈现了描述统计和假设检验的结果。研究结论均证实或部分证实了本文的研究假设。
首先,描述性统计为我们提供了以下几点发现:
第一,父母在与孩子一起活动时的主观幸福感比没有孩子时更高(疲惫差异不显著),但母亲报告的育儿压力和疲劳程度比父亲要大。
第二,当孩子在场时,父母所从事的大多数活动是照料活动和休闲娱乐活动。父亲大部分与孩子共处的时间都是休闲娱乐。而母亲更多的是从事照料活动和无偿工作,特别是可能更繁重、更没有时间灵活性的日常照料、监管和家务活动。
第三,在与孩子一起相处时,母亲更多是独自育儿。尽管造成这一情况的部分原因是美国单亲母亲比较普遍,但即使是在双亲家庭中,母亲也比父亲从事着更多的独自育儿活动。如下表3所示,母亲的睡眠时间通常比父亲更长(平均多27分钟),但她们睡眠中断的次数更多,睡眠质量更低;同时,母亲的休闲娱乐时间比父亲少得多,而且她们的闲暇时间经常是在和孩子单独相处的情况下,休闲活动因需要照顾孩子而不得不中断的情况也更为普遍,因此她们的休闲活动质量可能更低。其次,从假设检验的结果来看:
表4向我们展示了本文的数据分析结果。父母在与孩子一起活动时的幸福感的确比没有孩子在场时更高。但与父亲相比,母亲在与孩子相处的时间中更可能感到不快乐、有压力和疲惫,虽然父母双方在悲伤和意义感方面没有明显的性别差异。活动类型和独自育儿是母亲在育儿活动中幸福感较低和压力更高的主要原因,而活动特征、睡眠和休闲时间的性别差异加起来可以解释母亲为什么在育儿活动中有更高的疲惫感。与父亲相比,母亲在与孩子相处时做的更多的是时间不灵活的任务,如基础护理、看护、烹饪和清洁,而父亲与孩子一起时更多从事休闲活动。相对于休闲活动而言,烹饪和清洁一般与较差的主观幸福感相关。母亲更多的时候是独自带孩子,这也与母亲较低的幸福感有关(悲伤情绪除外)。母亲比父亲经历了更多的睡眠中断,这些与较低的幸福感和更多的悲伤、压力和疲劳有关。睡眠中断与幸福感之间的关联性在有配偶或伴侣的母亲中更强。
讨论
本文发现,父母在与孩子一起活动时的主观幸福感要高于没有跟孩子一起活动的情况。然而,与父亲相比,母亲在与孩子相处的时间中的幸福感更低,压力更大,疲惫感也更强。父母的幸福感差距可以用母亲和父亲与孩子一起从事的活动的差异、是否有其他成年人在场以及父母睡眠和休闲质量的差异来解释。
由于数据的限制,该研究虽然有母亲和父亲的时间日志,但由于在某个时间点,每个家庭只有一名受访者提供数据,因此无法进一步探索家庭内部成员之间的时间权衡问题。同时,母亲的养育的一些方面在这里仍然没有被测量,因此无法回答时间使用的性别模式背后的“为什么”问题。尽管如此,这项研究仍然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参考之处。这项研究使用时间日志来检验父母在育儿活动中的瞬时幸福感,且系统地评估了育儿对主观幸福感的积极、消极和意义各维度的综合影响,还关注时间使用中的性别差异如何影响了母亲和父亲养育子女的幸福感。我国女性的就业率比其他国家高,对于职场妈妈而言,常常面临着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因此,在中国育儿负担加重、生育率下降、又面临生育政策全面开放的背景下,本研究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作者简介
张慧敏,四川大学2020级社会学研究生,研究兴趣为婚姻、家庭与健康。努力成长中……张哲,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毕业生,社会学与心理学系科研助理。
原标题:《为人父母的感受:父亲、母亲的育儿时间与主观幸福感》

上一篇:孕妇吃火龙果到底有没有好处
下一篇:刘涛《陪你一起长大》收官 女强人苏醒育儿观引共鸣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